联系我们

电话:400-819-1133

   010—58733101

邮箱:shangbin@shangbin.com.cn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北三环中路44号
   海淀文教园院内B座115

博客:上濒新浪官方博客

 

上濒微信平台
微信号schwabing
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上濒教育

您现在的位置:上濒首页 > 上濒动态 > 营地活动 > 你好,柏林!(二)

你好,柏林!(二)

    “女士,您好!请问这是你学生的铅笔袋吗?”一位高大的中年警卫人员走到我身旁问。我疑惑的看了看这位正在柏林佩加蒙博物馆执勤的人员,又看了看他手上那个蓝色的笔袋。我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这是在祭坛的台阶上捡到的,我认为是你们的。”

    此刻,这个修建于公元前170年的祭坛台阶上已经没有上濒娃的踪影,刚完成任务的他们已经到出口取包去了。剩下我这个动作慢的在台阶上打扫战场。

    今天是我们到达德国的第三天,把这天作为最辛苦也最挑战的博物馆学习最重要的原因是大家的时差已经完全调整过来,而且面对德国的一些基本的规则已经开始了解。

    无论是身体条件还是对新环境的适应程度都决定了今天是参观博物馆的完美时间。

    博物馆岛是由柏林老博物馆、新博物馆、国家美术馆、博德博物馆以及佩加蒙博物馆组成的。我们选择了新博物馆作为上午的学习内容,但实际上重头戏却是在下午的佩加蒙博物馆。

    如果走马观花的参观博物馆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只要在里面走走逛逛就行,看几个在互联网上反复被提到的重点展品就行。可是如果把博物馆定义为“学习”,那就需要有大量的前期准备,基本上属于设计一个长达数个小时的教学方案。而这个教案,早就从今年三月就开始设计直到五月完成,而执教的各个老师又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来准备。

    这个教案的核心就在于通过让孩子们完成一系列的任务帮助他们建立了解博物馆的架构和从自己的视角看待博物馆。

    在进入博物馆之前,每个小组都已经领到了在这五个小时内需要完成的内容,其中包括了简单介绍博物馆的结构,通过介绍寻找展品,选出自己认为最有价值的展品以及在他们心中佩加蒙博物馆最让他们印象深刻的是什么,最后他们可以选择一个展品进行临摹。看上去不多的任务,但是却包含了不同的层次。

    首先需要孩子们对博物馆的运作系统有初步的了解,其次需要他们对展品的了解。这两个属于对信息的吸收,也是知识领域扩展的部分。但是最有价值的展品和印象最深的事情就意味着他们需要对所吸收的信息进行思考,而这个思考是属于他们自己的。

    怎么才能完成这些任务呢?每个小组开始的方式各有不同,有的是先分工然后各自进行,有的小组却选择了集体了解系统之后再分开。领队老师则需要根据营队特点来确认孩子们的做法是否合理,但基本上我们在最开始的一个小时不会进行干涉,让他们对自己的思考结果有执行的机会。而我就需要利用他们最初的这一个小时迅猛的确认各个展品是否在我们通过各种信息渠道确定的地点。

    基本上我大步走完佩加蒙每个角落的时间是90分钟,而这才是孩子们刚刚开始热身的时候。有过这种经历的人都知道,逛博物馆实在是个体力活,实在是考验每个人的脚力。就在我狂走在博物馆的时候,我发现已经有孩子注意到入口处有中文讲解器并且已经拿到开始听,有孩子已经找到英文的导览图开始和任务信息单进行对照了。我和领队老师们擦肩而过的时候都相视一笑。看来,孩子们已经摸到自己参观博物馆的工具了,也是我们希望孩子们能够建立的一种博物馆习惯,寻求信息来源,能够利用博物馆提供的资源进行独立学习。

    一切都在按照我们制定的策划案进行,展品们都没有换地方,只是有一个特别展览取消了,我和领队老师们确认把有关这个展览的任务取消后,就来到神庙祭坛的台阶上坐着,这样我就能看到在大殿里研究展品的孩子们。

    虽然佩加蒙博物馆的名气远远没有卢浮宫和大英博物馆大,但却是让我最赞叹的博物馆。这个兴建于1910年的博物馆收藏的都是大型历代建筑物,比如希腊佩加蒙神庙的祭坛、公元前二世纪左右的小亚西岸密列特的市集大门和巴比伦的依舒塔尔城门.米勒特市场门;藏有姆沙塔浮雕立面(Mschatta-Fassade,约旦8世纪)其中,让我最为惊叹的就是佩加蒙神庙祭坛和新巴比伦王朝的伊什塔尔城门和行进大道。

    佩加蒙神庙祭坛建于公元前170年,早在古罗马时期的书中就被人赞叹。这组长达的110米的巨大群雕反映希腊神话中最常见的人神大战主题。佩加蒙是马其顿亚历山大死后出现的独立小国,位于现土耳其境内。曾是希腊化地区的经济、文化中心。其统治者热爱艺术,因此佩加蒙创造了辉煌的雕塑艺术成就,出现了大量令世人无比赞叹的雕刻名作。这么大的一个建筑,怎么就成了博物馆的藏品了?还是从19世纪说起吧,当时欧美各国正沉浸在考古、探险的热潮中,德国自然也不例外。有一位叫Carl Humann的道路工程师到了土耳其的贝尔加马,在施工中发现了一些古代建筑的碎片,一下子引起了他的兴趣。这个地方在古代曾经叫做佩加蒙,是佩加蒙王国的首都,公元前后文化非常鼎盛。当时没有纸,中国人使用竹简,埃及人使的是纸莎草,而佩加蒙人发明了把羊皮用石头抛光制成的羊皮纸,成为造纸术传入西方之前欧洲最主要的书写载体。同时佩加蒙还拥有当时世界上的第二大图书馆,直至被罗马征服。柏林的博物馆很重视这个发现,派遣了专业队伍与Carl一起进行考古发掘。据说为了回报德国帮助修建铁路,土耳其政府同意将发现的文物运往德国。

    在之后的几年时间里,考古发掘在持续进行着,而修复则花了更长的时间,这个工程比新建一座祭坛毫不逊色,甚至更难,因为工作人员要找出千千万万个碎片,然后在没有原始蓝图的情况下,重新组合成原来的样子。复原工作完成后,人们看到的是一座建造于公元前二世纪的古希腊祭坛,近12米高。祭坛基座四周环绕着精美绝伦的浮雕,刻画了奥林匹斯众神与巨人们的战争,长达120米,仅次于希腊的神殿。如此壮观的藏品,自然应该有与之相配的收藏地,佩加蒙博物馆于是应运而生。

    新巴比伦王朝的伊什塔尔城门和游行大道同样也是被完整的从原地运到德国,然后再一点点的恢复。城门完全被蓝色琉璃砖装饰起来,其上有琉璃彩砖拼出的狮子、公牛等图案,色彩绚丽。游行大道是巴比伦城的主干道,与伊什塔尔城门相连,道路两旁的墙面也是由狮子图案的蓝色琉璃彩砖装饰成的。两河下游夏季多暴雨洪水,这种装饰实际上也是从土胚墙防水的实际需要中发展起来的。除了感叹这些建筑的宏伟和精美以外,让我一直佩服的把这些巨大的建筑物千里迢迢搬运到柏林的德国考古队。

此时,我身边上千年的建筑离我这么近,坐在台阶上我似乎能触摸到当年佩加蒙的风貌,似乎能看见通过伊什塔尔城门器宇轩昂走在游行大道上的人们。在世界通识二的考古课上,我们和孩子们一起讨论遗址遗迹遗物。而此刻,我和孩子们就离历史如此的近,建筑本身的历史和魅力就足以震撼,而那个时代的人们和建筑物之间的关系更是让我们着迷。而正是这所开放程度极高的博物馆给了我们这样的机会。人们可以坐在祭坛前面的台阶上休息,可以照相临摹,可以让我们感受到自己和历史的相互融入和尊重。

    两个小时过去了,我身边出现了不少回到台阶上讨论的孩子们。他们三三两两坐在长长的台阶上,就刚才的问题进行讨论和确认。还不时的和确认任务要求。有的听着中文解说器和自己手上的英文资料进行确认,还有些在纸上写写画画。虽然佩加蒙博物馆里的参观者人数众多,但是一群中国面孔的孩子自然是吸引了很多人的关注。在孩子们散去回到参观的人群中时,一位工作人员走过来向我打听孩子们从哪里来,到德国要待多久,并且表示第一次看见中国孩子们在这里“上课”。我详细的给这位身着制服的女士解释孩子们需要完成的任务和要做的事,引得她不住的点头。可却被来找我的孩子抓住了我说德语的现场,他们立刻说:“兰海,你说德语了。你说过的,还要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你被我们抓到了。”我不得不迅速的结束谈话,一边做手势让孩子们放低自己的音调。

    各个营队的孩子陆续回来了,他们需要给我展示他们认为最有价值的展品并且陈述他们认为佩加蒙博物馆最好的地方。这两个问题没有标准答案,我更加期待看到孩子们自己的观察和总结自己的感受。

    孩子们感叹于祭坛的雄伟,惊讶于行进大道的壮观;他们对伊斯兰教的地毯和房间陈设产生了巨大的兴趣,而在这个博物馆里各种文化时期的展品让他们仿佛穿越了上下几千年。除此之外,博物馆里对参观者的完全开放状态,工作人员耐心解答孩子们问题的态度,包括讲解器的使用,存衣物的柜子,都让孩子们印象深刻。让我欣慰的是,孩子们的关注点已经从展品延展到博物馆系统,从物品扩展到人。这就是我们策划的缘由,而是否能够做到,取决于我们的铺垫和过程中的引导。而这一切都不是通过指令来完成,而是一种“无痕”的渗透。

    还有最后一个小时,孩子们开始寻找自己最喜欢的作品开始临摹。孩子们当中有不少的画画高手,自然也有不少像我这样的画盲。小屹同学就是这样的一个,他挠着头过来找我,问“我实在画不出来,怎么办?”看着他一脸尴尬的样子,我心里暗自偷偷笑。“不怕,你大胆去画。然后偷偷拿来给我看,看看咱俩谁更差。”我一本正经的给小屹说。这个时候小鹿(老师)把小屹叫过去,偷偷在他耳边说了什么。只见小屹看着我笑了,然后屁颠屁颠的去画画了。我都不用问就知道小鹿说了什么,抓住机会好好踩我几脚是老师们最爱干的事,而我也乐于接受。对于孩子们来说,老师一定不是完美的,只有当我们敢于面对自己的弱点,甚至于大胆的呈现自己的短处才会让孩子们感受每个人都一样,每个人都需要学会面对。这样孩子们才不会放弃那些认为自己做不好的机会,这样孩子们才会享受过程,而非结果。

    可是小屹真的不能画吗?在我看来,艺术是个体情感和思想的表达方式。所谓技术只是不同的表达方式能否带来大众的理解和共鸣。每个人都是艺术家,音乐美术都是一种自由的表达方式。所以,当孩子们突破自己的心理障碍,在这么伟大的博物馆里,周围的气场都在鼓励他们表达自己的时候,他们拿起画笔,就能抒写自己。

    果然,不少孩子自己画完一幅之后开始进行第二幅,而小屹也把临摹变成了一幅幅的漫画作品并且送给我作为收藏,只是可惜后来被慕尼黑的那场大雨淋湿了。他们在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在用自己的心感受世界,在用自己大脑思考世界。而这一切,正是教育需要提供给每个个体的机会。

   在孩子们拥有这些机会的时候,他们也会犯迷糊,他们也会出状况。

   我拿着警卫交给我的铅笔袋走向孩子们,问了三遍,居然没有人说自己丢了铅笔袋。如果不是铅笔袋里放着我们住的青旅卡片和一张写了中文的小纸片,以及偌大的博物馆只有我们这帮中国娃,我还真就还给警卫了。

   直到上了车,我要求每个人检查书包,才有一只小手举了起来。“兰海,我的笔袋掉了!”

   原来是刚才那个不敢画画的小屹同学,看来,在接下来的几天,我们会遇到大量丢东西的事件。

   一段旅行的开始意味着错误的开始,我们希望能在二十天的旅行中充分的展示孩子们的优点,同时,我们也渴望有机会让孩子们把弱点都暴露出来,这样,才能有改进的机会。

   接下来,我们会如何面对这些大大小小的“丢”呢?

 

返回上一级

联系电话:400-819-1133  010—5873310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北三环中路44号海淀文教园院内B座115

copyright © 2009-2020 shangbin.com.cn 上濒教育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15414

神马影院电影院哒哒兔,妈妈的朋友在线观看,日本电影